皮里阳秋

看置顶啦!

【策雁】练习1/10

*性转,有俏对雁单箭头。


  高一比高二早放五分钟,俏如来就先来上官鸿信教室门口等她,然后两个人捱着时间慢慢走,到默苍离那里的时候也总是不多不少比上课时间早五分钟。

  白色齐肩短发的女孩每次都安静而礼貌地在门口那儿的大阳台上站着,也就坐在窗边东张西望的公子开明转着笔瞥到了那道闪过的身影。她注意到俏如来深蓝的布挎包被洗得发白,看上去有点颜色渐变的美感,就好像鱼倏忽钻进水中,只有鳞片反射的一抹天光留在岸边人的眼里。

  她于是拿笔去戳上官鸿信,带着点恶意的玩笑语气:“你家小师妹来了。”马上要下课了,班里班外吵嚷的声音压都压不住,但一切都与上官鸿信无干,说委婉点是淡泊宁静,说直接点是无所在意,故而她很正常地没有理会这个人。

  公子开明正想再打扰她一下,下课铃却突然响起,桌椅倾轧地面的声音一片,教室里的光被往外冲的人群晃得更如夕阳。她要等炽阎天他们,所以没有跟着往楼下冲,便遗憾地收回手耸了耸肩。

  
         然后上官鸿信就不紧不慢拎着书包一边的肩带走了出去。公子开明托腮,偏头看着她在外面钓起那尾鱼,在暖色调铺开的画面中收杆而走。

  上官鸿信在对着她和俏如来的时候都有一种暗含漠然性质的疏离,也许这与生俱来,也许这是她从默苍离那里学来的,也许也不好说,到底谁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她们两个下楼了,上官鸿信的马尾因为她的转身而扬了起来,像曼珠沙华卷叶绽放。

  这是个非常伧俗的比喻,公子开明稍稍眯眼,忽然在暮色中感到有一点困倦。

  城西的傍晚总是风光。河边矮山上的学校倚着那座古代寺庙而建,顺着单行道往下走会路过寺庙的侧门。朱门老朽,木头上的裂纹一道又一道,从开的那一扇那里可以望见一道道阶梯和一片磷光的河面。

    俏如来一只手捏着挎包带,在门那里驻足了一瞬,回过神来上官鸿信已经远远走出了好几步,连自己被拉长的影子都碰不上她的脚踝。她稍微有些失落,正欲抬脚去追,一阵车铃声乍响,几辆自行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他们一边冲下坡一边大声嬉笑,谈笑中夹着许多市井的粗话,各色的外套鼓得满满的,头发也被撩得飘飘,她认出其中一位是上官鸿信的同桌。

  于是她看到上官鸿信也停了下来,向那群人投去了目光,不像是有什么动容之处,然而那侧脸在暖黄的夕阳中总比平常温柔,眼波也如河水映着光。俏如来愣了愣,又顿在了原地。

  而刚刚到坡下的公子开明把车停在了斑马线上,在吵闹中和同伴数着秒数等待下一个绿灯。趁这个间歇她心中一动地回了个头,恰巧与上官鸿信的视线撞在了一起。看什么呢。她心里平静得出奇,但又好似吃了个水果软糖,甜意入口挡都挡不住。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