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阳秋

看置顶啦!

这是一个拥抱,雁王的双臂牢牢桎梏着俏如来。俏如来的手死死抵在他的胸前,可惜无济于事,两人的头错开,雁王低首,如愿吻上了俏如来三千白发下的脖颈。很轻很轻的吻,菲薄的皮肤上泛起了一片桃红,他温热的鼻息蛊惑着这场不成文的情事中的另一人。俏如来明白这是他恶意的煽动和牵引。“师弟,你脱离佛门已经很久了,为什么身上还有一股檀香?”雁王低低地笑,鼻尖挨着他的颈骨,而下一瞬他的气息像海潮浪涌,无尽地在俏如来四周展开,包裹住了他,将他拉进了一片缥缈之中。俏如来想起了笔记小说中的故事,讲曾有小国向中原进贡香丸一粒,中原皇帝轻慢待之,而后京城发生时疫,朝廷危急,小国使者请用此香一试,皇帝燃此丸,瘟疫尽除,香笼京城三月不散。此刻他仿佛就是那座无力自救的城池,雁王则是那缕异香,然而他在拯救他吗?还是说他只是想让他在无间中坠得更深、更深,直至自愿同他一起继续跌落?他僵着身子有所谓地想。雁王听不到俏如来的回答,抬起头拉开了他们间的一点距离,端详着怀里闭着眼的人。俏如来脸上的魔纹已经全然消逝了,他于是卸下一只手的劲,伸上来慢慢抚过他的脸颊,指节还碰了碰他轻颤的眼睫。“真可惜。”雁王忽的叹惋一声,也许是可惜那位与魔纹同时香消玉殒的公主,也许是可惜以后俏如来又可以碰触到其他人。好像推开了哪一扇门,捣烂了哪一叠帷幕,俏如来终于睁开眼,对上了那片炽金海。雁王殊无笑意,俏如来眼里也只有冰冷,缠绕在一起的呼吸却仍是温暖暧昧。最后雁王乏味了一般慢慢松开了手想结束这场游戏——然而衣襟蓦然被拽住——他顺势微微低头,恰好迎上了俏如来的唇。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