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里阳秋

看置顶啦!

被噬者自以为殉了道,复仇者则于此寻得短暂而强烈的快感,同时求到了欲望的满足,鲜血从心间迸出,拿手去捂它们就沿着指缝奔流如注。“即使有着完全一样的皮囊,也一点都不像他,这就是你最大且唯一的价值。”戮世摩罗牵起影形的一缕白发,面具外的半张脸表情仍然轻佻不恭,在晦暗的光线下却多了分沉默的意味。六道本该是个完整的圆,恶印之阵切割了它,轮回戛然而止,循环的圈由内向外地碎裂开,重新拼凑在一起就成了一柄断水开山的利刃,剑柄握在他的父兄手头,剑尖明晃晃地指向他。明光折影吊起亲情性命,叫他不得不眯起眼搏出身家以对。“其实你根本不会哭。这玩笑开得很大很好,可惜过快了,反而没了意思。”他借这张皮囊与真正的俏如来对话,自言自语,到最后冷冷一笑,白发从掌中滑落,仿佛先前混乱的回忆中那一抹逝去的幻影。堕往地狱那火也烧不至身,无底深渊的前程万里,往内中看去是正道永不及的恣意。去苦离悲,烦恼生死并弃,譬如虚空具含众像,又如虚空普遍一切。以前似乎也假意正襟危坐地听过俏如来一字一句地念法文经书,换到现在,想起来他连嗤声都不屑予之。佛存万善拈花渡人,他为那滴泪用足以失掉命的一瞬卸甲渡己,仔细琢磨过来也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可怜我,轻声,莫醒我。戮世摩罗转身离去,没走几步便抑制不住地放声大笑起来。他踩在百仞悬崖之上,足下中原陆沉,由他亲手掀起的战事无休无止,而头上,烈烈罡风呼啸,黑云沉沉,是欲至的大雨倾盆。

评论(1)

热度(14)